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可以治疗白癜风权威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19:19:1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可以治疗白癜风权威的医院,淄博白癜风初期病因,济宁白癜风会传染么,江西根治白癜风的设备,东城白癜风医院,麻栗坡白癜风医院,福建能否治疗白癜风

原标题:中关村诞生全国创业服务第一股——对,就是你以为的“骗子一条街”

站在5楼办公室眺望中关村大街,英特尔中国研究院前院长吴甘沙说,长期以来,他和老的、狭义上的中关村是疏离的:英特尔是明亮、宽敞的写字楼,而中关村是狭窄、昏暗的电子卖场。

直到5年前,二者才产生关联。那一年,北京市、英特尔与中科院联合成立中国英特尔物联技术研究院。研究院的第一个课题是:怎么改变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命运?

然而,萧条不可避免。去年夏天,中关村的海龙大厦贴出告示:即日起一至五层停止营业,升级改造。这个中国电子卖场曾经的“带头大哥”宣告谢幕。

新的中关村已登场。仍以海龙大厦为例,2015年3月挂牌“智能硬件创新中心”,标志着海龙开始从传统电子产品经营向智能硬件创新转变。

中关村创业大街街口。宰飞 摄

今年8月10日,中关村企业“创业黑马”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全国创业服务第一股。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创业黑马”培训机构的导师们在屏幕上为创业者们敲出这些词汇,诠释着一个新的中关村;而老的中关村——那个曾经叫卖声盈耳的电子一条街,虽然只有一箭之遥,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没落

吴甘沙当年所在的中国英特尔物联技术研究院,没有能够改变海龙的命运。

位于中关村大街一号的海龙大厦,曾经是一个显赫的存在。1999年,它的开业标志着中关村电子卖场时代的开始。21世纪初的那些年,“买电脑去海龙”成为共识。海龙平均年客流量超过千万人次,鼎盛时期年销售额达60亿元,店内商铺数量多达600家,从业人员近5000人。海龙成为中国电子市场行业当之无愧的旗舰店。那时候在海龙租柜台甚至需要找熟人介绍,组装一台电脑的毛利润是10%-15%,生意好时一家店铺一天能接上百个订单。

在2007年出版的《解读中关村一号:IT卖场的秘密里》,海龙集团董事长鲁瑞清不无骄傲地宣告:“中国的IT卖场是独特的商业业态,是对全球业态模式的重大贡献。”

可这份骄傲没能坚持多久。正是从2007年开始,海龙的红火光景走下坡路了。客流量骤减,而店铺人工、配件的成本却在上升,一家店铺一天的成交量才十几单,毛利润下降到5%,攒一台机子只赚几十元。中关村各家卖场内一度假货、翻新产品横行,口碑一落千丈,曾被寄予厚望、人称“中国硅谷”的中关村有了另一个名字:“骗子一条街”。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商业模式转换对海龙的打击更加致命。一位在中关村打拼近20年的业内人士给记者打了个比方,“海龙这样的电子卖场和京东、天猫等电商相比,就像是马车与汽车相比,马车再怎么修补、再怎么改进都已经没有用了,马车的落后并不是因为马车本身有什么不好,而是它必须让位于汽车的时代。”

“研究院的第一个课题就跟中关村有关,这反映了中关村当时已有的忧患意识、危机感。”吴甘沙说,“当时希望能够用新技术去改变3C产品的零售,现在想来就是新零售无人超市的概念。很可惜,每一个技术是不是能做成,都有其历史背景。但那时,我们真真切切地开始接触中关村。我看到的是3C零售电子一条街的没落,以及新兴技术的兴起。”

转型

转变悄然发生。正当海龙清退电子卖场之际,吴甘沙离开英特尔,创立智能驾驶企业,当时的办公室就在海龙大厦。

海龙负责人高伟华介绍,转型升级以来,海龙已引入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硬蛋科技、北大北京创业谷科技孵化器、北大燕园创业众筹(智能硬件)孵化器、优客工场等智能硬件相关企业。

不仅是海龙一家,它所在的中关村大街整体经历着变迁。2015年10月,海淀区政府对外宣称,中关村大街未来3—5年内将完成转型,现有15万平方米的传统电子卖场将逐渐腾退。升级后的中关村大街全长7.2公里。目标是至2017年底,形成一批创新创业、科技金融、文化创意等新型业态集聚区。

此时此刻,吴甘沙的人生也在转型。2014年、2015年之交,吴甘沙在香格里拉休假。白天徜徉在山水之间,晚上在星空下看书,为硅谷知名记者迈克尔·马隆的著作《三位一体:英特尔传奇》撰写导言。写导言的过程中吴甘沙的心态在变化。他看着满天星空思考自己的选择,想着到底要不要迈出辞职创业这一步。

他说:“就像我在机场排队办登机牌,排了很长的队,好不容易已经排到靠前的位置。突然,边上开了一个新柜台,后面的人刷刷刷都涌过去了……我动还是不动?是不是来不及?”

他意识到,整个时代正在发生变迁——人工智能的时代即将来临。

吴甘沙1976年出生,到2036年退休,60年。这60年当中有3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1976—1996年PC的时代,第二个时代是1996—2016年互联网时代,第三个时代是2016—2036年人工智能的时代。

他说,第三个时代对他而言其实正当时,不能错过。2016年,他辞职,开始做他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无人驾驶。吴甘沙说,他喜欢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里面有一句话我觉得特别好--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人生的中途,在最富有创造力的壮年,发现自己此生的使命”。

孵化

与创业前就已在业界声名显赫的吴甘沙不同,大多数有心创业的年轻人没有场地、没有资金、没有团队。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应运而生,给了年轻人一个逐梦的起点。

海龙大厦向西一公里,有一条不长的斜街。它有两个名字:一为海淀图书城,另一为中关村创业大街。

今天,踏入这条步行街,一定不会忽略街口那个题有“海淀图书城”书法的牌楼。低头看,脚下的石板上依然镌刻图书城的历史:1989年11月7日,以籍海楼为主体建筑的图书城一期工程开工;1992年5月,一期工程竣工海淀图书城正式开业;2007年5月30日,海淀图书城特色商业街开街……2014年6月12日,海淀图书城的牌楼左侧,多了一个浅灰色的招牌,上书“中关村创业大街”。

3W咖啡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南口。宰飞 摄

今天,踏入这条步行街,曾经的书店已无处寻踪。道路两旁的招牌提示着它现在的身份——车库咖啡、3W咖啡、联想之星、36氪、创业黑马……这些前卫的名字有一个共同的精神内核:创业。短短220米的街道,入驻了45家创新创业服务机构,仅创业咖啡馆就不下10家。

也许是历史的必然,这个以科技书籍为起点的街市最终消亡在21世纪新科技的浪潮里,取代它的,是饱含“互联网+”气息的创业咖啡馆等孵化平台。

2011年,《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维韦克·瓦德沃写了一篇题为《美国人应该真正害怕中国什么》的文章。文章说,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担心中国研究人员发表的数量急剧增长的学术论文和专利申请,他们觉得这将令中国获得创新的竞争优势。毕竟,中国的学术论文发表量仅次于美国,到2015年,中国的专利申请量将超过美国。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担心是对的,不过担心的对象错了。这位杜克大学创业及科研产业化中心主任认为,中国真正的优势在下一代——从顶级学府毕业成为企业家的年轻人。他们与西方年轻人一样,聪明、执着、富有野心。

这篇文章,有感而发,正是在瓦德沃参观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车库咖啡之后。

滋味

吴甘沙是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常客。他常常作为大街上各家创业咖啡馆的座上宾,为年轻的创业者们指点迷津。因瓦德沃的文章而蜚声海内外的车库咖啡,就是其中一家。

按时间论,甚至可以说,先有车库咖啡,后有创业大街。从一开始,车库咖啡就是一个不事张扬的所在。用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梁馨月的话说,车库咖啡是一个需要特意“找”的地方。它隐藏在大街一座建筑的二层,唯一显示它存在的标志是那个并不显眼的招牌。与之同样大名鼎鼎的,还有创业大街南口的3W咖啡。

2015年5月7日,李克强总理造访这里,与创业者边喝咖啡边聊天。从此,原本名为香草卡布奇诺的产品有了新名字——“总理咖啡”。至今,不少慕名而来的顾客还会在3W点上一杯“总理同款”,品尝中关村创业咖啡的滋味。

满,是车库咖啡给人的第一印象。800平方米的空间,座无虚席。与一般的咖啡馆不同,这里的桌子都是可容纳四人的长条桌。几乎每位客人面前都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敲击键盘声伴随着邻座之间的轻声讨论,以及不时传来的制作咖啡的蒸汽声。

王金才(老王)在车库咖啡的创业者分享会上畅谈自己的构想。宰飞 摄

这里像是图书馆、咖啡馆、办公室的结合体。工作日的中午一点半到两点,是创业者分享会时间。任何人都可以拿着话筒,走上咖啡馆前门的讲台,展示创意,求“拍砖”、寻合作。

在车库咖啡的创业者分享会上,记者结识了黑龙江人王金才,人称“隔壁老王”。老王42岁了,但那颗心始终没有安定。在东北家乡小县城卖二手车、开饭店,什么都干过,有成功也有失败。来中关村前,他的最后一个项目是通过微商卖壮阳药,3年赚了一百多万元。“这给了我很大触动。网络真的很神奇,从一个中国北端的小地方,我把药卖到了全国,甚至日本。”最高峰,老王的月销售额达一万多元,但后来形势急转直下,生意规模只有从前的十分之一。他将原因归结于微商鱼龙混杂,信誉度逐步下降。

破釜沉舟,老王选择离开家乡,离开妻子,离开12岁的儿子,只身奔往他心目中的创业圣地——中关村。他心中只有模糊想法:做一个朋友间互相推荐餐馆的网站。在中关村,他住每天100元的廉价旅馆,而到底要去哪里实现梦想,全无着落。一天,老王微信添加了一位“附近的人”。这人告诉老王,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有不少创业咖啡馆,可以从那里起步。于是,老王有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一天踏进车库咖啡,老王选择了左手边靠窗的一张桌子,他每天都习惯性坐在那里,朝九晚七,如同上班。老王说:“第一次,点了一杯咖啡,30元钱,对于我来说挺贵的。后来就不点了,这里人都挺好,也没有人催单。”

与那些年轻的创业者不同,老王没有电脑,他的所有办公用品就是一部手机和一个文件袋。文件袋里的A4纸上,已经画好那个他称为“哪好儿”APP的界面草图。大专毕业的老王坚信,创业成功未必需要高学历,未必需要懂技术,他说连马云都不是技术出身,老王认为人生阅历是更加关键的创业财富。

梦想

每个创业者都有不同的故事,但他们怀揣同样的梦想——像吴甘沙那样,建立属于自己的公司。

在接受采访的半小时里,老王接连接到来自黑龙江家里的电话。第一个是老母亲打来的,告诉他12岁的孩子身体不好。老王神色忧虑,说也许过两天要回去一趟:“儿子特别依恋我,因为我对他学习抓得不严,不像他妈。在我走之前儿子闹了一场病,本来快好了,但一想我,又病了。”此时,电话又响,这次是儿子打来的,“爸爸,你真的要回来吗?”“真的,儿子。”老王的语气无比温柔,“我明天就回来,坐飞机。”

谈到儿子,老王的眼圈有点红。“但是要做点事,没有办法。”

老王说,等他的“哪好儿”APP成功了,要把老婆孩子都接到北京来,“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创业大街上,处处可见与老王一样来自全国各地的追梦人:那个24岁、想让自己显得成熟而留了胡须的向冲;嫌自己表达欠佳、说话啰嗦的理工男邵鹏;为省钱在洗浴中心大堂一住就是一年半的沈孟民……

老王相信,吴甘沙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而对吴甘沙来说,梦想依然在前方。2016年6月的一天,他将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开到了创业大街上。这辆汽车的自动驾驶装置由他的公司自主研发。车身上,印有公司的英文名UISEE。这个缩写蕴含了吴甘沙对未来的梦想。Utilization of time,指时间利用,给出行者每天添出许多有用时间;Indiscrimination是无歧视、无差别的意思,让所有人,包括老人、孩子和残疾人,都能驭车而行;Safety是安全,减少90%以上的交通事故;Efficiency是效率,在时间和空间上优化交通,实现即时按需、无堵车的出行;Environment friendliness,则指对环境友好,减少15%的二氧化碳排放和大气污染。

吴甘沙说,他喜欢站在办公室凭窗眺望中关村——有时候感觉它是扇窗子,你置身于事外,在看一个江湖;有时候又感觉它是面镜子,自己身在其中,与周遭利益攸关。“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这个时就是势,你在中关村就有条件藏器于身、待势而动。

编辑邮箱:eyes_lin@126.com 题图说明:车库咖啡像是咖啡馆、办公室与图书馆的综合体。

题图来源:宰飞 摄责任编辑:林环图片编辑:朱瓅

作者:宰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浙江白癜风遗传吗